网络歌手、【徐良】所有歌的歌词、和他的简历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9-13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性别:男 属相:兔 英文名:L 地区:山东 城市:青岛 生日:1987年2月8日 身高:176 cm 体重:65 KG 血型:B 星座:水瓶座 学历;青岛科技大学 专业:美术 嗜好:弹琴,画画,写歌,看漫画,cosplay。 愿望:写交响乐, 个性:平和,含蓄,幽默 宠物:牛奶(一只加菲猫) 最得意的事情:父母健康 最喜欢的颜色:黑白色

  最喜欢的食物:汉堡 最喜欢的水果:橘子 最喜欢的动物:熊,猫 最讨厌的动物:昆虫 最喜欢的季节:春、秋 最喜欢的女生类型:可爱,俏皮。 最欣赏的女艺人:Gal Gadot 最欣赏的女歌手:Lily Allen 最欣赏的男歌手:BigBang 粉丝团名:不良少年 百度ID:徐良L(已认证) 圈中好友:汪苏泷、阿悄、小暖、小凌、Melodia 、单色凌、思小妞、阿里郎等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

  我要回家 作我的梦想 就算风会很大 浪会很大 但我有力量 学校不让留头发 土的掉渣还告诉爸妈 你的孩子太差 管不了拉 回家种田吧 为什么 我的音乐课被霸占了 变几何 三角方块睡觉了 抬着头 看着云 吹着风 哼着歌 我在惬意呢 再说我也不容易 考了整个年级的倒数第一 对不起我下一次一定努力 就先这样 我今天要练琴 考试什么的都去si吧 我要回家 作我的梦想 就算风会很大 浪会很大 但我有力量 学校不让留头发 土的掉渣 还告诉爸妈 你的孩子太差 管不了拉 回家种田吧 为什么 成绩会有那么重要 被人笑 真有那么好笑 成绩好 很diao 有鲜花 有鞭炮 我当然知道 其实我真有努力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会拼命 每一天都为了梦想在前进 没关系 我一定也可以 考试什么的都去si吧 我要回家 作我的梦想 就算风会很大 浪会很大 但我有力量 学校不让留头发 土的掉渣 还告诉爸妈 你的孩子太差 管不了拉 回家种田吧

  镜框下小小的眼睛 被丢在风里 你笑我平凡的外形 不适合爱情 你说他应该像电影 那样的美丽

  你轻轻挽住他手臂 像一道风景 不自觉视线被吸引 感觉到距离 王子和公主的游戏 才是你要的爱情

  我如果有漂亮的眼睛 是不是就能改变了结局 镜子里太完美的世界 陌生的自己

  我如果能假装不在意 沉醉在辛德瑞拉魔法里 镜子里已充血的眼底 我已经适应 I believe

  镜框下小小的眼睛 被丢在风里 你笑我平凡的外形 不适合爱情 你说他应该像电影 那样的美丽

  你轻轻挽住他手臂 像一道风景 不自觉视线被吸引 感觉到距离 王子和公主的游戏 才是你要的爱情

  我如果有漂亮的眼睛 是不是就能改变了结局 镜子里太完美的世界 陌生的自己

  我如果能假装不在意 沉醉在辛德瑞拉魔法里 镜子里已充血的眼底 我已经适应 我如果有漂亮的眼睛 是不是就能改变了结局 镜子里太完美的世界 陌生的自己

  你一直说你喜欢抒情的歌曲 你怨我到了最后也没写给你 你说要我写一首当作鉴别礼 你没吃药吧 赶快回到你家里去 抒你头的情 这什么世纪 写那样的歌 怎会有人来听 你说你不想忘掉我 你说你听到会难过 你说你每天会播 不想忘了 那些生活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 请你不要继续罗嗦 我不写情歌 我最讨厌情歌 你说你不想忘掉我 你说你听到会难过 你说你每天会播 不想忘了 那些生活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 请你不要继续罗嗦 我不写情歌 我最讨厌情歌

  那时候 我们两个人 不知道明天会有多远 但是 绑在一起的手 从来就没有分开过 小凌: 你笑我眼泪太少 伪装的很好 我像傻瓜般在笑 眼泪却在掉 你的爱并不知道 我早就想要 闻你的味道 要你的拥抱 你笑我演技不好 戏入得太少 在你的身旁紧靠 只剩下心跳 我什么都不想要 就在下一秒 也许会疯掉 也许会死掉 OH OH~ 徐良: 每一个季节 回忆总是会很跳跃 现在我一个人体贴 故事都来的太直接 我没说 你用过的咖啡杯 余温还多一些 我轻轻再吻一遍 变态的有点甜 就快要没有时间 散场的电影院 麦当劳总是在点 每次都剩一些 这世界规矩太多 我有点不爽 不想和别人一样 所以我逞强 每个人都有梦想 我却有妄想 抹不掉一种轻狂 请叫我不良 我许的那个愿望 现在就在我身旁 天使没有了翅膀 是不是和我一样 摆给我那些脸庞 每一个都很嚣张 收起你掩饰的慌 我一定给你希望 我是个不良 我有个妄想 我是个不良 我有个妄想 没去过那个方向 到什么地方 是谁说那里漂亮 其他不怎样 我想要自己去闯 即使会受伤 没有人能责怪我 因为我不良 我许的那个愿望 现在就在我身旁 天使没有了翅膀 是不是和我一样 摆给我那些脸庞 每一个都很嚣张 收起你掩饰的慌 我一定给你希望

  鬼才趴着睡 那不是后背 小姐我这种傲人身材 叫作自然美 哨塔请指挥 航班已就位 请允许我降落在机场上边休息一会 你说你说 夕阳落得很美 说好早去早回 却没有再回

  我空荡荡的机场 在等着谁 谁降落 停留过多久 谁又起飞 时间像一条条的流水 我也变得无所谓

  我繁忙忙的机场 有人安慰谁说着 爱很无所谓 谁又喝醉 那架飞机还在飞 谁也不能替代了谁

  你轻轻遮住我的眼睛 问我是否相信 只要你慢慢数三二一 我就开始哭泣 世界上最简单的咒语 三个字对不起 最后要说出的我恨你 却变成我爱你

  是谁先抱紧 说不知该去哪里 是谁在怀里 说着对我很在意 是我玩不起 BABY你太卑鄙 游戏的结局 我连输都很多余

  你轻轻遮住我的眼睛 问我是否相信 只要你慢慢数三二一 我就开始哭泣 世界上最简单的咒语 三个字对不起 最后要说出的我恨你 却变成我爱你

  是谁先抱紧 说不知该去哪里 是谁在怀里 说着对我很在意 是我玩不起 BABY你太卑鄙 游戏的结局 我连输都很多余

  没话讲我们互相在假装 你的电话还在响 下一场什么人约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喜欢用眼睛说谎

  单纯善良的模样 这是我掩饰流血和受伤最好的红装 你说过让我成为你唯一的肩膀 可是我和前面的一二三四一样 你很忙总没时间来理我 现场编出的借口却漂亮 你说过想要跟我去任何的地方 可是你还是选择自由自在飞翔 能不能有一点点的哀伤 假装出一个不舍的模样 你在我的身旁化妆超短裙撩人的模样 有点稍刺鼻的芳香 调皮的问我你今天漂不漂亮

  车窗里的谁在等 和你的朋友不太像 我微笑着送你出门 然后对自己说谎 没话讲我们互相在假装 你的电话还在响 下一场什么人约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喜欢用眼睛说谎 单纯善良的模样 这是我掩饰流血和受伤最好的红装 你说过让我成为你唯一的肩膀 可是我和前面的一二三四一样 你很忙总没时间来理我 现场编出的借口却漂亮 你说过想要跟我去任何的地方 可是你还是选择自由自在飞翔 能不能有一点点的哀伤 假装出一个不舍的模样 你在我的身旁化妆 超短裙撩人的模样 有点稍刺鼻的芳香 调皮的问我你今天漂不漂亮 车窗里的谁在等 和你的朋友不太像 我微笑着送你出门 然后对自己说谎 没话讲我们互相在假装 你的电话还在响 下一场什么人约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喜欢用眼睛说谎 单纯善良的模样 这是我掩饰流血和受伤最好的红装 没话讲我们互相在假装

  你的电话还在响 下一场什么人约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喜欢用眼睛说谎 单纯善良的模样 这是我饰流血和受伤最好的红装

  这世界规矩太多 我有点不爽 不想和别人一样 所以我逞强 我是个不良 我有个妄想 每个人都有梦想 我却有妄想 抹不掉一种轻狂 请叫我不良 我许的那个愿望 那个愿望 现在就在我身旁 天使没有了翅膀 是不是和我一样 摆给我那些脸庞 每一个都很嚣张 收起你掩饰的慌我一定给你希望

  没去过那个方向 到什么地方 是谁说那里漂亮 其他不怎样 我想要自己去闯 即使会受伤 没有人能责怪我 因为我不良 我许的那个愿望 现在就在我身旁 天使没有了翅膀 是不是和我一样 摆给我那些脸庞 每一个都很嚣张 收起你掩饰的慌 我一定给你希望

  点燃你总抽的香烟 欺骗我无法满足的嗅觉 那夜弄懂你嘴唇甘甜 但却感觉距离还是很远 点燃你潇洒的拒绝 我知道只是一厢的情愿 你已不再允许我犯贱 没办法让我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我习惯你走在我的身后 无论什么要求你全都接受 我如果能够让时光倒流 高傲不再有毫无保留犯贱的祈求

  放开手在喧闹的大街 找不到你瞳孔中的画面 你注视的总是很遥远 是我永远够不到的地点 你消失在人群的中间 我知道没有丝毫的留恋 明明这次我没再犯贱 但是你好像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习惯你走在我的身后 无论什么要求你全都接受 我如果能够让时光倒流 高傲不再有毫无保留犯贱的祈求

  点燃你总抽的香烟 欺骗我无法满足的嗅觉 那夜弄懂你嘴唇甘甜 但却感觉距离还是很远 点燃你潇洒的拒绝 我知道只是一厢的情愿 你已不再允许我犯贱 没办法让我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我习惯你走在我的身后 无论什么要求你全都接受 我如果能够让时光倒流 高傲不再有毫无保 犯贱的祈求 我习惯你走在我的身后 无论什么要求你全都接受 我如果能够让时光倒流 高傲不再有毫无保留犯贱的祈求

  客官 不可以 你靠的越来越近 你眼睛在看哪里 还假装那么冷静 客官 不可以 都怪我生的美丽 气质又那么多情 小心我真的生气

  waiter 你是不是弄错了 好像我没有点这个煲 又矮又胖又找不到腰 虽说有点可爱味道 小姐你是谁家的城堡 请你靠边坐坐好不好 挡到电视真的看不到 你说的话莫名其妙

  客官 客官 客官 不可以 客官 客官 客官 你在哪里 客官 客官 客官 我想你

  小姐 小姐 小姐 不可以 小姐 小姐 小姐 别伤心 小姐 小姐 小姐 对不起

  海浪一泛小船 在慢缓的靠岸 拉太多会不习惯 害怕你领带会断 你慢慢 你慢慢 掀开衣服让我看说你的胸前越来越不自然 教室水桶踢翻 我陪你在罚站 光头的教育家 被你泼成尿裤般 走廊的黄昏上 我胸前被你靠暖 我慢慢的习惯 你胸前的牵绊 你想法很简单 我一切都要管 在只有一支小船湖畔 单纯的天然 这感觉会乱 你慢慢的习惯 胸前有所期盼 我知道你喜欢 雨天不撑开伞 或许这与爱情无关 单纯的恬淡 在胸前盛满

  青梅竹马的男孩女孩,超越爱情的羁绊 请大家静静的听,感受这份清新温暖 海浪一泛小船 在慢缓的靠岸 拉太多会不习惯 害怕你领带会断 你慢慢 你慢慢 掀开衣服让我看 说你的胸前越来越不自然 教室水桶踢翻 我陪你在罚站 光头的教育家 被你泼成尿裤般 走廊的黄昏上 我胸前被你靠暖 我慢慢的习惯 你胸前的牵绊 你想法很简单 我一切都要管 在只有一支小船湖畔 单纯的天然 这感觉会乱 你慢慢的习惯 胸前有所期盼 我知道你喜欢 雨天不撑开伞 或许这与爱情无关 单纯的恬淡 在胸前盛满

  我已经不需要知道 你的心情今天好不好 一个人自由的无聊 房间空荡荡荡荡的傻笑 时间已不再重要 咖啡店的下午刚好 只是味道有点点点点点的糟糕 也许该换一杯饮料 也许该脱一件外套 也许该找个朋友像你一样不停的吵闹 为何我拼命寻找 甩掉了所有的烦恼 该来的快乐我却看不到听不到

  我已经不需要知道 你的心情今天好不好 一个人自由的无聊 房间空荡荡荡荡的傻笑 时间已不再重要 咖啡店的下午刚好 只是味道有点点点点点的糟糕 也许该换一杯饮料 也许该脱一件外套 也许该找个朋友像你一样不停的吵闹 为何我拼命寻找 甩掉了所有的烦恼 该来的快乐我却看不到听不到

  连你都忘记了 小时候拉拉钩 也许是时间过太久 有时候望天空 那云朵迷住我 感觉那都像你笑容 那片海 浪太大 风也越吹越沉重 海岸边 独自一个人走 想爱的冲动 是我们长大以后 我一直在等候 而你都已经远走 想你的时候 眼泪不自觉的流 好可笑的结果 可笑的承诺 考倒我 如果那天 不许下这个诺言 不会难过 不会有今天

  如果你不回头 只让我一个人走 能不能回想曾经的美梦 即使失去所有 即使失去借口 请再温一次以往的冲动 如果盛夏融化的柏油很黏 如果夕阳粗心掉进了海面 能否猜测你在哪条幸福街 光下面刺眼的懒洋世界 在树荫透下的光线 十八块买下的拖鞋 清新的夏天 第一次撑伞在避雨屋檐 偷吻我的脸 今天仿佛格外热一点 我要冷静一些 我要冷静一些 羞红的夏天今夜会失眠 公车最后一排窗外的海边 安静的疲倦 靠着我的肩轻声入眠 我看着你的脸 并默默的许愿 要陪伴你度过每一个 羞红的夏天

  RAP 错过,在发呆什么? 趁你没睡着时候约你出来逛逛 你眼睛眯着,说没在扛着。992299开码结果, 不巧公车上没座扑在我身上就睡着了 怎么做,在害羞什么,抱住你的胳膊有些酸酸的软弱 你突然醒了,才发觉是我。 微笑我吓傻的样子眼睛又慢慢的闭上了…… 近近看着月光掠过你的脸

  坏坏的感觉 能否申请定格这时间 在羞红的夏天 在羞红的夏天 有你在身边 每夜都失眠 我情愿

  徐良念白: 是否已经开始逐渐褪色 再也不会无时无刻 牵挂着我的你 已经给我一种假设 回忆中抹不去的 是你给过我的承诺 恋爱最初的那种感觉 让人冲动太多 淡淡对我说 想要看到我的微笑 我伸出双手 却告诉我又是一个圈套 你完美的爱情 是致命的毒药 是我不懂得浪漫 还是故事的结局早就写好 阿悄: 你笑我越爱越当真 所以才越来越愚蠢 那么残忍 没自尊 只想换一句永恒 这分手越长越伤人 你说的越来越诚恳 忍无可忍 转过身 一个吻 却让我再次天真 (第三段) 徐良: 你笑我越爱越当真 所以才越来越愚蠢 那么残忍 没自尊 只想换一句永恒 这分手越长越伤人 你说的越来越诚恳 忍无可忍 转过身 一个吻 阿悄: 你笑我越爱越当真 所以才越来越愚蠢 那么残忍 没自尊 只想换一句永恒 这分手越长越伤人 你说的越来越诚恳 忍无可忍 转过身 一个吻 却让我再次天真 (副歌) 阿悄: 你笑我越爱越当真 所以才越来越愚蠢 那么残忍 没自尊 只想换一句永恒 这分手越长越伤人 你说的越来越诚恳 忍无可忍 转过身 一个吻 却让我再次天真

  小时候外婆家 我就有问爸妈 有个戴大大帽子小小的她 总会哼着调调在玩耍 却从来不说话 直到我快长大 换上了高中衫 我看到对面窗里站着那个她 可爱短裙粉红的脸颊 居然对我喊着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进来吗 刚好这道难题想不出回答 老师呆呆的被几乎吓傻 笑坏了大家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恋爱吗 刚好下课没有自行车回家 早上起床还有中午便当 都麻烦你啦 不用谢啦 小时候外婆家 我就有问爸妈 有个戴大大帽子小小的她 总会哼着调调在玩耍 却从来不说话 直到我快长大 换上了高中衫 我看到对面窗里站着那个她 可爱短裙粉红的脸颊 居然对我喊着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进来吗 刚好这道难题想不出回答 老师呆呆的被几乎吓傻 笑坏了大家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恋爱吗 刚好下课没有自行车回家 早上起床还有中午便当 都麻烦你啦 不用谢啦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进来吗 刚好这道难题想不出回答 老师呆呆的被几乎吓傻 笑坏了大家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恋爱吗 刚好下课没有自行车回家 早上起床还有中午便当 都麻烦你啦 不用谢啦

  徐良 念白: 人烟稀薄的大街上 我们不期而遇 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谁都没有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徐良: 擦肩而过的瞬间 一切突然安静 熟悉的香气 会很致命 总会在回忆世界 找到你的身影 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忘记 我们走过的曾经 曾许下的约定 如果会分开 就要安静 绝对不许打扰对方要的感情 独自在回忆中 简单沉默的死去 小暖: 我还在原地等待着你 自己却不能控制自己 冷笑着对你潇洒放弃 说好不许 再让你担心 我还在原地等待着你 脚步却逐渐的在抽离 就这样倔强的走下去 沉浸在回忆 慢慢的死去 徐良: 画面不停的倒转 我们回到原地 你眼中藏着什么秘密 左右而行的脚步 你并没有犹豫 脸上是让人绝望的平静 最害怕寂寞的你 现在会在哪里 和谁在做着同样的梦境 不停的告诉着自己不要太在意 回忆留给自己 幸福全部都给你 小暖: 我还在原地等待着你 自己却不能控制自己 冷笑着对你潇洒放弃 说好不许 再让你担心 我还在原地等待着你 脚步却逐渐的在抽离 就这样倔强的走下去 沉浸在回忆 慢慢的死去

  那时我放开你的手 转过身只剩了保重 你话都没说 却哭了很久很久 我喜欢坏坏的女友 我喜欢刺激的感受 你单纯太过 多余了那些温柔 你消失在无名大街 从此就没有再见面 好长的时间 再没有你的来电 在后来酒吧的房间 舞池里跳动着音乐 熟悉的侧脸 喂

  迷人的笑脸 吸引视线 慵懒的靠在陌生的肩 黑色的眼线 你的指间 有一点轻蔑

  在谁的怀中会有感觉 被爱的深夜我在想念 明明是为你才会改变 却回不到从前

  那时我放开你的手 转过身只剩了保重 你话都没说 却哭了很久很久 我喜欢坏坏的女友 我喜欢刺激的感受 你单纯太过 多余了那些温柔 你消失在无名大街 从此就没有再见面 好长的时间 再没有你的来电 在后来酒吧的房间 舞池里跳动着音乐 熟悉的侧脸 喂

  迷人的笑脸 吸引视线 慵懒的靠在陌生的肩 黑色的眼线 你的指间 有一点轻蔑

  在谁的怀中会有感觉 被爱的深夜我在想念 明明是为你才会改变 却回不到从前

  然后我安静的发现 两个人已经没有任何语言 曾经你纯真的永远 让我不顾一切开始怀念

  迷人的笑脸 吸引视线 慵懒的靠在陌生的肩 黑色的眼线 你的指间 有一点轻蔑

  在谁的怀中会有感觉 被爱的深夜我在想念 明明是为你才会改变 却回不到从前

  我知道 假装沉默的软弱 是负隅顽抗的执着 如果 结果 没有你还是过着同样生活 住口 还是 不想听你多说 我早就 无法忍受 你需要的是 一个牵线的木偶 你残留的香味已经不多 瞳孔中放映着真实的我 (不知道这感情几多重 最后换来一个很轻蔑的笑容) Goodbye my love 在你身边 只是寂寞的感觉 Goodbye my love 为你沦陷 却失去我的一切 Goodbye my love 所谓永远 只是拼凑的瞬间 Goodbye my love 每个季节 不再清点你的笑脸

  --Mucis-- 你在嘲笑 我不重要 也许你开始就知道 这是你最后拥抱过充满回忆的几秒 那份温暖还放在衣橱里的衬衫一角 我知道 假装沉默的软弱 是负隅顽抗的执着 如果 结果 没有你还是过着同样生活 住口 还是 不想听你多说 我早就 无法忍受 你需要的是 一个牵线的木偶 你残留的香味已经不多 瞳孔中放映着真实的我 (不知道这感情几多重 最后换来一个很轻蔑的笑容) Goodbye my love 在你身边 只是寂寞的感觉 Goodbye my love 为你沦陷 却失去我的一切 Goodbye my love 所谓永远 只是拼凑的瞬间 Goodbye my love 每个季节 不再清点你的笑脸

  我要回家 作我的梦想 就算风会很大 浪会很大 但我有力量 学校不让留头发 土的掉渣还告诉爸妈 你的孩子太差 管不了拉 回家种田吧 为什么 我的音乐课被霸占了 变几何 三角方块睡觉了 抬着头 看着云 吹着风 哼着歌 我在惬意呢 再说我也不容易 考了整个年级的倒数第一 对不起我下一次一定努力 就先这样 我今天要练琴 考试什么的都去si吧 我要回家 作我的梦想 就算风会很大 浪会很大 但我有力量 学校不让留头发 土的掉渣 还告诉爸妈 你的孩子太差 管不了拉 回家种田吧 为什么 成绩会有那么重要 被人笑 真有那么好笑 成绩好 很diao 有鲜花 有鞭炮 我当然知道 其实我真有努力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会拼命 每一天都为了梦想在前进 没关系 我一定也可以 考试什么的都去si吧 我要回家 作我的梦想 就算风会很大 浪会很大 但我有力量 学校不让留头发 土的掉渣 还告诉爸妈 你的孩子太差 管不了拉 回家种田吧

  你说 麦小BABY是我 隔壁的Honey是我 送餐的帅哥是我 电话里的 都是我 你 朋友未免太多 肥皂剧看得太过 天上真掉个帅哥 看你躲不躲 你手中的白色iPhone 有一点点的不同 叮叮叮咚咚 麻烦你调成振动 故意这样在气我 我懂你想要什么 我偏不说 是我想得太多 对自己没把握 你说我该难过 求你别离开我 你的破绽太多 有一点点失落 该不该说 是我想得太多 对自己没把握 我相信你爱我 ,所以随你想做 不是我不想说 而是太难开口 在乎你的是我

  镜框下小小的眼睛 被丢在风里 你笑我平凡的外形 不适合爱情 你说他应该像电影 那样的美丽

  你轻轻挽住他手臂 像一道风景 不自觉视线被吸引 感觉到距离 王子和公主的游戏 才是你要的爱情

  我如果有漂亮的眼睛 是不是就能改变了结局 镜子里太完美的世界 陌生的自己

  我如果能假装不在意 沉醉在辛德瑞拉魔法里 镜子里已充血的眼底 我已经适应 I believe

  镜框下小小的眼睛 被丢在风里 你笑我平凡的外形 不适合爱情 你说他应该像电影 那样的美丽

  你轻轻挽住他手臂 像一道风景 不自觉视线被吸引 感觉到距离 王子和公主的游戏 才是你要的爱情

  我如果有漂亮的眼睛 是不是就能改变了结局 镜子里太完美的世界 陌生的自己

  我如果能假装不在意 沉醉在辛德瑞拉魔法里 镜子里已充血的眼底 我已经适应 我如果有漂亮的眼睛 是不是就能改变了结局 镜子里太完美的世界 陌生的自己

  你一直说你喜欢抒情的歌曲 你怨我到了最后也没写给你 你说要我写一首当作鉴别礼 你没吃药吧 赶快回到你家里去 抒你头的情 这什么世纪 写那样的歌 怎会有人来听 你说你不想忘掉我 你说你听到会难过 你说你每天会播 不想忘了 那些生活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 请你不要继续罗嗦 我不写情歌 我最讨厌情歌 你说你不想忘掉我 你说你听到会难过 你说你每天会播 不想忘了 那些生活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 请你不要继续罗嗦 我不写情歌 我最讨厌情歌

  那时候 我们两个人 不知道明天会有多远 但是 绑在一起的手 从来就没有分开过 小凌: 你笑我眼泪太少 伪装的很好 我像傻瓜般在笑 眼泪却在掉 你的爱并不知道 我早就想要 闻你的味道 要你的拥抱 你笑我演技不好 戏入得太少 在你的身旁紧靠 只剩下心跳 我什么都不想要 就在下一秒 也许会疯掉 也许会死掉 OH OH~ 徐良: 每一个季节 回忆总是会很跳跃 现在我一个人体贴 故事都来的太直接 我没说 你用过的咖啡杯 余温还多一些 我轻轻再吻一遍 变态的有点甜 就快要没有时间 散场的电影院 麦当劳总是在点 每次都剩一些 这世界规矩太多 我有点不爽 不想和别人一样 所以我逞强 每个人都有梦想 我却有妄想 抹不掉一种轻狂 请叫我不良 我许的那个愿望 现在就在我身旁 天使没有了翅膀 是不是和我一样 摆给我那些脸庞 每一个都很嚣张 收起你掩饰的慌 我一定给你希望 我是个不良 我有个妄想 我是个不良 我有个妄想 没去过那个方向 到什么地方 是谁说那里漂亮 其他不怎样 我想要自己去闯 即使会受伤 没有人能责怪我 因为我不良 我许的那个愿望 现在就在我身旁 天使没有了翅膀 是不是和我一样 摆给我那些脸庞 每一个都很嚣张 收起你掩饰的慌 我一定给你希望

  鬼才趴着睡 那不是后背 小姐我这种傲人身材 叫作自然美 哨塔请指挥 航班已就位 请允许我降落在机场上边休息一会 你说你说 夕阳落得很美 说好早去早回 却没有再回

  我空荡荡的机场 在等着谁 谁降落 停留过多久 谁又起飞 时间像一条条的流水 我也变得无所谓

  我繁忙忙的机场 有人安慰谁说着 爱很无所谓 谁又喝醉 那架飞机还在飞 谁也不能替代了谁

  你轻轻遮住我的眼睛 问我是否相信 只要你慢慢数三二一 我就开始哭泣 世界上最简单的咒语 三个字对不起 最后要说出的我恨你 却变成我爱你

  是谁先抱紧 说不知该去哪里 是谁在怀里 说着对我很在意 是我玩不起 BABY你太卑鄙 游戏的结局 我连输都很多余

  你轻轻遮住我的眼睛 问我是否相信 只要你慢慢数三二一 我就开始哭泣 世界上最简单的咒语 三个字对不起 最后要说出的我恨你 却变成我爱你

  是谁先抱紧 说不知该去哪里 是谁在怀里 说着对我很在意 是我玩不起 BABY你太卑鄙 游戏的结局 我连输都很多余

  没话讲我们互相在假装 你的电话还在响 下一场什么人约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喜欢用眼睛说谎

  单纯善良的模样 这是我掩饰流血和受伤最好的红装 你说过让我成为你唯一的肩膀 可是我和前面的一二三四一样 你很忙总没时间来理我 现场编出的借口却漂亮 你说过想要跟我去任何的地方 可是你还是选择自由自在飞翔 能不能有一点点的哀伤 假装出一个不舍的模样 你在我的身旁化妆超短裙撩人的模样 有点稍刺鼻的芳香 调皮的问我你今天漂不漂亮

  车窗里的谁在等 和你的朋友不太像 我微笑着送你出门 然后对自己说谎 没话讲我们互相在假装 你的电话还在响 下一场什么人约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喜欢用眼睛说谎 单纯善良的模样 这是我掩饰流血和受伤最好的红装 你说过让我成为你唯一的肩膀 可是我和前面的一二三四一样 你很忙总没时间来理我 现场编出的借口却漂亮 你说过想要跟我去任何的地方 可是你还是选择自由自在飞翔 能不能有一点点的哀伤 假装出一个不舍的模样 你在我的身旁化妆 超短裙撩人的模样 有点稍刺鼻的芳香 调皮的问我你今天漂不漂亮 车窗里的谁在等 和你的朋友不太像 我微笑着送你出门 然后对自己说谎 没话讲我们互相在假装 你的电话还在响 下一场什么人约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喜欢用眼睛说谎 单纯善良的模样 这是我掩饰流血和受伤最好的红装 没话讲我们互相在假装

  你的电话还在响 下一场什么人约你去了什么地方 我喜欢用眼睛说谎 单纯善良的模样 这是我饰流血和受伤最好的红装

  这世界规矩太多 我有点不爽 不想和别人一样 所以我逞强 我是个不良 我有个妄想 每个人都有梦想 我却有妄想 抹不掉一种轻狂 请叫我不良 我许的那个愿望 那个愿望 现在就在我身旁 天使没有了翅膀 是不是和我一样 摆给我那些脸庞 每一个都很嚣张 收起你掩饰的慌我一定给你希望

  没去过那个方向 到什么地方 是谁说那里漂亮 其他不怎样 我想要自己去闯 即使会受伤 没有人能责怪我 因为我不良 我许的那个愿望 现在就在我身旁 天使没有了翅膀 是不是和我一样 摆给我那些脸庞 每一个都很嚣张 收起你掩饰的慌 我一定给你希望

  点燃你总抽的香烟 欺骗我无法满足的嗅觉 那夜弄懂你嘴唇甘甜 但却感觉距离还是很远 点燃你潇洒的拒绝 我知道只是一厢的情愿 你已不再允许我犯贱 没办法让我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我习惯你走在我的身后 无论什么要求你全都接受 我如果能够让时光倒流 高傲不再有毫无保留犯贱的祈求

  放开手在喧闹的大街 找不到你瞳孔中的画面 你注视的总是很遥远 是我永远够不到的地点 你消失在人群的中间 我知道没有丝毫的留恋 明明这次我没再犯贱 但是你好像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习惯你走在我的身后 无论什么要求你全都接受 我如果能够让时光倒流 高傲不再有毫无保留犯贱的祈求

  点燃你总抽的香烟 欺骗我无法满足的嗅觉 那夜弄懂你嘴唇甘甜 但却感觉距离还是很远 点燃你潇洒的拒绝 我知道只是一厢的情愿 你已不再允许我犯贱 没办法让我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我习惯你走在我的身后 无论什么要求你全都接受 我如果能够让时光倒流 高傲不再有毫无保 犯贱的祈求 我习惯你走在我的身后 无论什么要求你全都接受 我如果能够让时光倒流 高傲不再有毫无保留犯贱的祈求

  客官 不可以 你靠的越来越近 你眼睛在看哪里 还假装那么冷静 客官 不可以 都怪我生的美丽 气质又那么多情 小心我真的生气

  waiter 你是不是弄错了 好像我没有点这个煲 又矮又胖又找不到腰 虽说有点可爱味道 小姐你是谁家的城堡 请你靠边坐坐好不好 挡到电视真的看不到 你说的话莫名其妙

  客官 客官 客官 不可以 客官 客官 客官 你在哪里 客官 客官 客官 我想你

  小姐 小姐 小姐 不可以 小姐 小姐 小姐 别伤心 小姐 小姐 小姐 对不起

  海浪一泛小船 在慢缓的靠岸 拉太多会不习惯 害怕你领带会断 你慢慢 你慢慢 掀开衣服让我看说你的胸前越来越不自然 教室水桶踢翻 我陪你在罚站 光头的教育家 被你泼成尿裤般 走廊的黄昏上 我胸前被你靠暖 我慢慢的习惯 你胸前的牵绊 你想法很简单 我一切都要管 在只有一支小船湖畔 单纯的天然 这感觉会乱 你慢慢的习惯 胸前有所期盼 我知道你喜欢 雨天不撑开伞 或许这与爱情无关 单纯的恬淡 在胸前盛满

  青梅竹马的男孩女孩,超越爱情的羁绊 请大家静静的听,感受这份清新温暖 海浪一泛小船 在慢缓的靠岸 拉太多会不习惯 害怕你领带会断 你慢慢 你慢慢 掀开衣服让我看 说你的胸前越来越不自然 教室水桶踢翻 我陪你在罚站 光头的教育家 被你泼成尿裤般 走廊的黄昏上 我胸前被你靠暖 我慢慢的习惯 你胸前的牵绊 你想法很简单 我一切都要管 在只有一支小船湖畔 单纯的天然 这感觉会乱 你慢慢的习惯 胸前有所期盼 我知道你喜欢 雨天不撑开伞 或许这与爱情无关 单纯的恬淡 在胸前盛满

  我已经不需要知道 你的心情今天好不好 一个人自由的无聊 房间空荡荡荡荡的傻笑 时间已不再重要 咖啡店的下午刚好 只是味道有点点点点点的糟糕 也许该换一杯饮料 也许该脱一件外套 也许该找个朋友像你一样不停的吵闹 为何我拼命寻找 甩掉了所有的烦恼 该来的快乐我却看不到听不到

  我已经不需要知道 你的心情今天好不好 一个人自由的无聊 房间空荡荡荡荡的傻笑 时间已不再重要 咖啡店的下午刚好 只是味道有点点点点点的糟糕 也许该换一杯饮料 也许该脱一件外套 也许该找个朋友像你一样不停的吵闹 为何我拼命寻找 甩掉了所有的烦恼 该来的快乐我却看不到听不到

  连你都忘记了 小时候拉拉钩 也许是时间过太久 有时候望天空 那云朵迷住我 感觉那都像你笑容 那片海 浪太大 风也越吹越沉重 海岸边 独自一个人走 想爱的冲动 是我们长大以后 我一直在等候 而你都已经远走 想你的时候 眼泪不自觉的流 好可笑的结果 可笑的承诺 考倒我 如果那天 不许下这个诺言 不会难过 不会有今天

  如果你不回头 只让我一个人走 能不能回想曾经的美梦 即使失去所有 即使失去借口 请再温一次以往的冲动 如果盛夏融化的柏油很黏 如果夕阳粗心掉进了海面 能否猜测你在哪条幸福街 光下面刺眼的懒洋世界 在树荫透下的光线 十八块买下的拖鞋 清新的夏天 第一次撑伞在避雨屋檐 偷吻我的脸 今天仿佛格外热一点 我要冷静一些 我要冷静一些 羞红的夏天今夜会失眠 公车最后一排窗外的海边 安静的疲倦 靠着我的肩轻声入眠 我看着你的脸 并默默的许愿 要陪伴你度过每一个 羞红的夏天

  RAP 错过,在发呆什么? 趁你没睡着时候约你出来逛逛 你眼睛眯着,说没在扛着。 不巧公车上没座扑在我身上就睡着了 怎么做,在害羞什么,抱住你的胳膊有些酸酸的软弱 你突然醒了,才发觉是我。 微笑我吓傻的样子眼睛又慢慢的闭上了…… 近近看着月光掠过你的脸

  坏坏的感觉 能否申请定格这时间 在羞红的夏天 在羞红的夏天 有你在身边 每夜都失眠 我情愿

  徐良念白: 是否已经开始逐渐褪色 再也不会无时无刻 牵挂着我的你 已经给我一种假设 回忆中抹不去的 是你给过我的承诺 恋爱最初的那种感觉 让人冲动太多 淡淡对我说 想要看到我的微笑 我伸出双手 却告诉我又是一个圈套 你完美的爱情 是致命的毒药 是我不懂得浪漫 还是故事的结局早就写好 阿悄: 你笑我越爱越当真 所以才越来越愚蠢 那么残忍 没自尊 只想换一句永恒 这分手越长越伤人 你说的越来越诚恳 忍无可忍 转过身 一个吻 却让我再次天真 (第三段) 徐良: 你笑我越爱越当真 所以才越来越愚蠢 那么残忍 没自尊 只想换一句永恒 这分手越长越伤人 你说的越来越诚恳 忍无可忍 转过身 一个吻 阿悄: 你笑我越爱越当真 所以才越来越愚蠢 那么残忍 没自尊 只想换一句永恒 这分手越长越伤人 你说的越来越诚恳 忍无可忍 转过身 一个吻 却让我再次天真 (副歌) 阿悄: 你笑我越爱越当真 所以才越来越愚蠢 那么残忍 没自尊 只想换一句永恒 这分手越长越伤人 你说的越来越诚恳 忍无可忍 转过身 一个吻 却让我再次天真

  小时候外婆家 我就有问爸妈 有个戴大大帽子小小的她 总会哼着调调在玩耍 却从来不说话 直到我快长大 换上了高中衫 我看到对面窗里站着那个她 可爱短裙粉红的脸颊 居然对我喊着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进来吗 刚好这道难题想不出回答 老师呆呆的被几乎吓傻 笑坏了大家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恋爱吗 刚好下课没有自行车回家 早上起床还有中午便当 都麻烦你啦 不用谢啦 小时候外婆家 我就有问爸妈 有个戴大大帽子小小的她 总会哼着调调在玩耍 却从来不说话 直到我快长大 换上了高中衫 我看到对面窗里站着那个她 可爱短裙粉红的脸颊 居然对我喊着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进来吗 刚好这道难题想不出回答 老师呆呆的被几乎吓傻 笑坏了大家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恋爱吗 刚好下课没有自行车回家 早上起床还有中午便当 都麻烦你啦 不用谢啦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进来吗 刚好这道难题想不出回答 老师呆呆的被几乎吓傻 笑坏了大家 她说我喜欢的话 可以恋爱吗 刚好下课没有自行车回家 早上起床还有中午便当 都麻烦你啦 不用谢啦

  徐良 念白: 人烟稀薄的大街上 我们不期而遇 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谁都没有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徐良: 擦肩而过的瞬间 一切突然安静 熟悉的香气 会很致命 总会在回忆世界 找到你的身影 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忘记 我们走过的曾经 曾许下的约定 如果会分开 就要安静 绝对不许打扰对方要的感情 独自在回忆中 简单沉默的死去 小暖: 我还在原地等待着你 自己却不能控制自己 冷笑着对你潇洒放弃 说好不许 再让你担心 我还在原地等待着你 脚步却逐渐的在抽离 就这样倔强的走下去 沉浸在回忆 慢慢的死去 徐良: 画面不停的倒转 我们回到原地 你眼中藏着什么秘密 左右而行的脚步 你并没有犹豫 脸上是让人绝望的平静 最害怕寂寞的你 现在会在哪里 和谁在做着同样的梦境 不停的告诉着自己不要太在意 回忆留给自己 幸福全部都给你 小暖: 我还在原地等待着你 自己却不能控制自己 冷笑着对你潇洒放弃 说好不许 再让你担心 我还在原地等待着你 脚步却逐渐的在抽离 就这样倔强的走下去 沉浸在回忆 慢慢的死去

  那时我放开你的手 转过身只剩了保重 你话都没说 却哭了很久很久 我喜欢坏坏的女友 我喜欢刺激的感受 你单纯太过 多余了那些温柔 你消失在无名大街 从此就没有再见面 好长的时间 再没有你的来电 在后来酒吧的房间 舞池里跳动着音乐 熟悉的侧脸 喂

  迷人的笑脸 吸引视线 慵懒的靠在陌生的肩 黑色的眼线 你的指间 有一点轻蔑

  在谁的怀中会有感觉 被爱的深夜我在想念 明明是为你才会改变 却回不到从前

  那时我放开你的手 转过身只剩了保重 你话都没说 却哭了很久很久 我喜欢坏坏的女友 我喜欢刺激的感受 你单纯太过 多余了那些温柔 你消失在无名大街 从此就没有再见面 好长的时间 再没有你的来电 在后来酒吧的房间 舞池里跳动着音乐 熟悉的侧脸 喂

  迷人的笑脸 吸引视线 慵懒的靠在陌生的肩 黑色的眼线 你的指间 有一点轻蔑

  在谁的怀中会有感觉 被爱的深夜我在想念 明明是为你才会改变 却回不到从前

  然后我安静的发现 两个人已经没有任何语言 曾经你纯真的永远 让我不顾一切开始怀念

  迷人的笑脸 吸引视线 慵懒的靠在陌生的肩 黑色的眼线 你的指间 有一点轻蔑

  在谁的怀中会有感觉 被爱的深夜我在想念 明明是为你才会改变 却回不到从前

  我知道 假装沉默的软弱 是负隅顽抗的执着 如果 结果 没有你还是过着同样生活 住口 还是 不想听你多说 我早就 无法忍受 你需要的是 一个牵线的木偶 你残留的香味已经不多 瞳孔中放映着真实的我 (不知道这感情几多重 最后换来一个很轻蔑的笑容) Goodbye my love 在你身边 只是寂寞的感觉 Goodbye my love 为你沦陷 却失去我的一切 Goodbye my love 所谓永远 只是拼凑的瞬间 Goodbye my love 每个季节 不再清点你的笑脸

  --Mucis-- 你在嘲笑 我不重要 也许你开始就知道 这是你最后拥抱过充满回忆的几秒 那份温暖还放在衣橱里的衬衫一角 我知道 假装沉默的软弱 是负隅顽抗的执着 如果 结果 没有你还是过着同样生活 住口 还是 不想听你多说 我早就 无法忍受 你需要的是 一个牵线的木偶 你残留的香味已经不多 瞳孔中放映着真实的我 (不知道这感情几多重 最后换来一个很轻蔑的笑容) Goodbye my love 在你身边 只是寂寞的感觉 Goodbye my love 为你沦陷 却失去我的一切 Goodbye my love 所谓永远 只是拼凑的瞬间 Goodbye my love 每个季节 不再清点你的笑脸

  2010年8月发行专辑《犯贱》、11月份发行EP《徐良EP》以及2011年的四首单曲《坏女孩》、《不好听》、《飞机场》、《美瞳》,2011年11月发行专辑《不写情歌》,12月发行专辑《不良少年》中的《电话里的秘密》《考试什么的都去死吧》,《后会无期》与汪苏泷、阿悄、小暖、小凌、雨洁等人的合唱作品,在专辑《不良少年》中,徐良翻唱了他的很多歌曲,改变了歌曲的风格。使他在几个月之内,一路攀升,在“QQ音乐歌手总榜”“QQ音乐专辑总榜”取得良好的成绩,让徐良拥有了一大批忠实歌迷听众!目前在QQ音乐歌手总榜排行第一名,徐良做人自然、随性,谦虚没架子,曾在徐良贴吧发过一贴:要求吧主不要改会员申请要求,不要有门槛。他也感动了许多的歌迷。制作音乐认真仔细、专心致志、严格要求,这正是他打动歌迷们的原因。 正如徐良本人说的——“我没有什么设备,唱歌也不怎么好听,我今天有了一些成绩,都是因为我有最可爱的歌迷。” 徐良本身的努力我们看在眼里,而这些歌迷是徐良后面的坚强后盾。

香港雷锋报| 4887铁算盘| 心水论坛| 有钱人高手坛| 苹果报| 任我发| 彩霸王| 白姐| 五味斋论坛| 高手论坛|